|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Byebye Windows:你曾是我的全部

Windows 起源于库比蒂诺市的苹果公司总部。1981 年,苹果的丽萨(Lisa)电脑还没发布,但乔布斯已经着手研发拥有图形交互界面的下一代计算机麦金塔(Macintosh)。那一年微软还是个不大不小的软件开发公司,鉴于之前 Apple II 的合作,乔布斯找到比尔·盖茨,想让他为自己的系统开发软件。

作者:卧虫来源:GeekPark极客公园|2018-04-06 09:42

Windows 起源于库比蒂诺市的苹果公司总部。1981 年,苹果的丽萨(Lisa)电脑还没发布,但乔布斯已经着手研发拥有图形交互界面的下一代计算机麦金塔(Macintosh)。那一年微软还是个不大不小的软件开发公司,鉴于之前 Apple II 的合作,乔布斯找到比尔·盖茨,想让他为自己的系统开发软件。

Windows_Beta.png

资料图

Windows 就是一切

乔布斯为盖茨描绘了图形操作系统的未来——一个大众化的操作系统,人人可用。盖茨听罢激动不已。

在那以后,盖茨频繁地往返于西雅图和库比蒂诺市之间,他请求乔布斯为他展示麦金塔电脑的原型机。乔布斯自信麦金塔将改变世界,他毫不吝啬,不仅给盖茨展示了麦金塔电脑和它出色的图形交互系统,还在盖茨面前耀武扬威地炫耀苹果员工的勤奋与天才。

这或许是乔布斯早年间犯下最大的错误,他低估了比尔·盖茨。盖茨一眼就认定,图形交互是计算机的未来,从库比蒂诺市回来,他立刻在公司开启了了代号为 Interface Manager 的研发项目。两年之后,这个项目更名为 Windows,正式对外公开。

1985 年,微软发布了 Windows 1.0;五年之后,经过两个大版本的迭代,Windows 3.0 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它在六个月内卖出了 200 万份,打破了所有操作系统的销量记录。自此,微软开启了它的帝国之路。

上世纪九十年代是属于 PC 和操作系统的时代,凭借着 Windows 3.x 系列系统和后来推出的 Windows 95 以及 Windows 98,微软一度占据了个人电脑超过 90% 的市场份额。反观苹果,在微软悄悄崛起的那几年里,却忙于公司内斗,耗尽了元气。1984 年,苹果公司董事会「赶走了」创始人乔布斯,公司的产品研发能力随之下滑,在接下来的数年里,受困于封闭环境的苹果在个人电脑市场上面对微软开放而凶猛的攻势,一溃千里。

是 Windows 让比尔·盖茨坐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它也是微软能够成为当年世界最有价值公司的主要推手。稳定的收入让微软和盖茨感到放心,「Windows 就是一切」,这是当时微软内部的重要论调。据说在 1998 年,微软内部曾经开发出一款触摸屏电纸书,但盖茨本人并不欣赏这款产品,因为它「不像 Windows」。

「Windows 就是上帝,一切都必须兼容 Windows」,一位微软前高管说道。很多人在离开微软以后会表达对微软内部创新环境的不满,他们认为体量渐大的微软患上了「大公司病」,逐渐失去了创新的氛围。

迈过 2000 年回头看,微软重视 Windows 似乎并没有错,当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碎时,微软依赖 Windows 和 Office 高营收的支撑幸免于难,反观当时正值巅峰的雅虎,在股市震荡之后一蹶不振,转眼就被后来者 Google 和 Facebook 超越。

但正是因为过度依赖 Windows 获得的成功,让微软开始轻视互联网公司,错过了搜索引擎入口的争夺;没几年之后,微软在浏览器的战场上也败下阵来,很多人把这归咎于 2000 年上任的第二位 CEO,史蒂夫·鲍尔默。

鲍尔默的「昏招」

2001 年 10 月 25 日,9·11 之后一个多月,在纽约市时代广场的万豪侯爵剧院,微软发布了后来被称为其史上最成功操作系统的 Windows XP。这是鲍尔默上任后发布的第一款 Windows 产品,它在市场上大获成功,更加助长了鲍尔默对 Windows 产品线的侧重,而对于硅谷正在萌芽的搜索引擎和各种互联网服务,鲍尔默则不屑一顾。

Windows XP 之后,鲍尔默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 Windows Vista 的开发之中。他希望 Vista 成为微软又一款划时代的产品,对之寄予了许多期待,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理想:首先是团队发现超高的目标几乎不可能达到;推倒重做之后又发现,Vista 对于当时 OEM 厂商生产出的 PC 而言过于「超前」。这一切都让 Vista 从上市之日起,就注定是一款失败之作。几年之后,快要退休的鲍尔默回忆起开发 Vista 的这段时间,悔恨不已:「这大概是我最遗憾的事情,当你组织了一个庞大的团队来做一件最终被证明没有太大价值的事情,它是会有副作用的。」

鲍尔默与盖茨的性格迥然不同,他是个更加纯粹的商人,有说法称 2000 年前后微软并非不愿意投入搜索引擎、狙击 Google,而是鲍尔默一心想把微软的财报做得更漂亮——只有 Windows 和 Office 就够了。

直到 2012 年,鲍尔默对 Windows 在微软扮演的核心作用仍然深信不疑。在那年的 CES 大展上,鲍尔默聊起了即将要发布的 Windows 8,当被问到微软下一步会怎么走时,鲍尔默答道:「总之在微软,没有什么比 Windows 更重要的了。」

Windows 8 带来了微软数年来最大的 UI 改变,为了适应移动化的潮流,鲍尔默激进地取消了原有的 Windows 开始菜单,取而代之的是风格与 Windows Phone 类似的 Metro 界面。「Metro,Metro,Metro,当然了,还有 Windows,Windows,Windows。」2012 年,鲍尔默曾如此总结道。

可是,过大的变动让 Windows 用户感到不便,加上兼容性等问题,Windows 8 并没有取得多么好看的成绩;次年,微软发布了 Windows 8.1,为用户补上了开始按钮。从内核版本号上来看,这款系统与 Windows 8 的重要性相当。及时的补救,加上微软对 Windows XP 的取消支持,让 Windows 8.1 收获了远好于 Windows 8 的市场增长,到 2014 年 11 月,Windows 8.1 的市场份额终于超过十四年前发布的 Windows XP,但它并没有动摇 Windows 7 超过 60% 的市场份额。

2014 年各版本 Windows 所占市场份额;图源:StatCounter

很多批评鲍尔默任期内作为不够的人,都会提到微软在移动市场的缺席。Windows Phone 在苹果和安卓两大阵营面前几无还手之力。2013 年,病急乱投医的鲍尔默效仿 Google 收购摩托罗拉,以 71.7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诺基亚的手机部门,希望整合诺基亚的硬件能力,扩大 Windows Phone 的市场份额,以寻求移动时代的立足点。

事后来看,这称得上是鲍尔默在任时「最后的昏招」,其继任者纳德拉在上任后没多久,就宣判了这次收购交易的失败。关于 Windows 操作系统和智能手机,纳德拉显然有不同的看法。

纳德拉的「刷新」

萨提亚·纳德拉曾在 Windows 和 Office 的部门工作,后来又亲手打造出了微软的必应搜索,在接任 CEO 之前,他刚刚把微软的云计算服务 Azure 打造成了营收不菲的业务。值得一提的是,让纳德拉去带领必应的团队,以及后来开发云服务 Azure,这些任命都是史蒂夫·鲍尔默的主意。

上任之后,纳德拉发布了一份公开备忘录,在这份备忘录文章中,他提到了自己对微软未来的看法和计划。「在这篇 3000 词的文章中,纳德拉提了 10 次 Windows,但还没到第 21 段的时候,他已经说了 21 次 cloud(云服务)了。」彭博社如此评价道。

纳德拉早早看到,微软真正能发挥能力的地方在企业级市场。刚刚上任,他就提出「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侧重营收增速迅猛的云计算服务 Azure,同时强调微软作为一家软件公司在移动时代的作用。如上面所说,纳德拉上任不久就宣布对诺基亚收购试一次失败,但他并不准备就此放弃移动市场。纳德拉不计前嫌地为苹果和安卓开发移动应用,在 2015 年 iPad 的发布会上,苹果甚至破天荒地邀请来了 Office 的负责人演示其产品对 iPad 生产力的提升。昔日仇家达成和解,这大多得益于偏好双赢的纳德拉。

上任第二年的时候,纳德拉更改了微软公司的使命。上世纪八十年代,比尔·盖茨提出将「让每个家庭的每张办公桌上都有一台计算机」作为公司的使命,自那以后公司的使命从未改变过,微软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出于这一使命。但纳德拉认为,它几乎已经成为现实,并且与微软现在的目标不符,过去的使命与现在的工作扭打在一起,常常让微软的员工感到困扰。

「赋能地球上每个人和每个组织,帮助他们取得更多的成就。」这是纳德拉在 2015 年更新的公司使命,他希望微软不要沉浸在过去的光环里。

在纳德拉的想法里,微软的象征 Windows 同样需要「转型」以适应新的市场需求,在 2015 年发布的 Windows 10 中,纳德拉的理念得到了很好的应用:Windows 10 是一种服务而非操作系统。「我们开发的操作系统并不是针对一种设备,甚至我在思考 Windows 10 的时候,我们对其概念的理解是一款为跨设备用户服务的操作系统,所以我认为它是一项服务。」纳德拉说道。2015 年 Windows 10 发布的时候,微软就曾宣布:Windows 10 将是最后一个版本的 Windows,为了跟上用户的需求,微软正以一年一次、两次的速度对 Windows 10 进行重要更新。

服务是赋能的产品,这恰恰体现了纳德拉眼里微软「刷新」之后的目标。2018 年 3 月底,纳德拉发表备忘录,公布了公司进行组织架构重大调整的消息,他表示原先 Windows 的 WDG(Windows 和设备事业部)将被分拆,分别纳入「体验与设备」和「云计算与人工智能平台」两大部门,同时负责 WDG 执行副总裁 Terry Myerson 将离职。

这次「重组」被视为微软内部里程碑式的调整,Windows 不再独当一面,从主业务线下调至次级部门,宣告微软正式从一个主营操作系统的软件公司转型为云计算服务和 AI 并重的企业级服务公司。在成立 43 年,Windows 诞生 33 年之后,从面向普通消费者到赋能企业,微软终于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去年九月,萨提亚·纳德拉出了一本新书《刷新》(Hit Refresh),讲述了他上任三年以来带领微软转型的过程。书中公司管理的干货收到了不少的好评,但也有很多人认为,纳德拉刚刚上任三年就著书立说,为时尚早。

但从今天来看,对于微软的未来,纳德拉早已心有成竹,《刷新》像是一个宣誓,而刚刚过去的「重组」则像是一个仪式,做足了前戏后,亲身经历过九十年代巅峰时期的纳德拉卯足了劲,要带着微软去往下一个巅峰。

【编辑推荐】

  1. Windows8以来最大UI改动!Windows10 RS5 Sets标签体验
  2. 资深开发者:为什么Ubuntu移动操作系统会失败?
  3. 微软开源 WSL 样本,在 Windows 上体验 Linux
  4. 微软宣布业务重组,供职21年的Windows负责人将离职
  5. 微软重组的背后:未来属于“微软”,而不只是 Windows
【责任编辑:张燕妮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24H热文
一周话题
本月最赞

读 书 +更多

网络工程师必读——网络系统设计

本书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网络系统设计图书,从网络系统设计角度全面介绍了整个网络系统设计的思路和方法,而不是像传统网络集成类图书那样主...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