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中兴禁令后24天,反击开始!

中兴禁令以来的24个日夜,利益攸关方你方唱罢我登场,突然伤“芯”的中国,则大大加速了半导体产业破局的步伐。

作者:张津京来源:华商韬略|2018-05-11 15:18

ARM中国公司成立、以色列芯片公司将与中国合资……一场芯片保卫战悄然拉开。

中兴禁令以来的24个日夜,利益攸关方你方唱罢我登场,突然伤“芯”的中国,则大大加速了半导体产业破局的步伐。

【黑云压城】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以中兴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条款为由激活拒绝令,未来7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禁令一出,中兴美国供应商都纷纷中断合作,停止合同执行。据日经新闻引述一名中兴内部人士的话称:“我们被禁止和美国商业伙伴,比如高通、英特尔或博通等通电话或是交流技术。”

4月17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宣布将采取一项措施,禁止移动运营商使用联邦补贴购买中国企业生产的任何电信设备。

4月25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在对中国的华为是否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展开刑事调查。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由美国司法部管辖的FBI探员已经在调查华为过去的交易。

4月30日,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办公室助理秘书希思.塔伯特(Heath Tarbert)在华盛顿的一次会议上明确表示,美国财政部正在考虑紧急立法,从而遏制中国在美国对敏感技术领域的投资。

短短半个月,围绕中兴禁令事件,美方底牌尽出。咄咄逼人的策略背后,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制造业2025发展规划,以及5G时代中美并驾齐驱的的深切忧虑。

美国不惜采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令中国企业疲于招架,但也从侧面说明其可供选择的限制策略并不多。除了这些两败俱伤的招式,特朗普还想重拾里根时期与苏联的“瞪眼睛”比赛,只不过对象换成中国。

【禁令后第2天】

有关部门深知,中兴危机背后,被针对的不仅仅中兴一家企业,从政府部门的应对可以看出,对这样的突发情况已经做了不少准备:

一方面,中国政府发出严正声明,声援中兴,并通过外交渠道给美方做工作,希望在最短时间逆转中兴困局;另一方面,工信部组织专家召开芯片制造业发展座谈会,对国内芯片业发展进行梳理,为国家基金进场扶持提供依据。

在4月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陈因指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快速发展,但在芯片设计、制造能力和人才队伍方面还存在差距,需要进一步加快发展,加快推动核心技术突破,加强国际间产业合作。目前,集成电路发展基金正进行第二期募集资金,欢迎各方企业参与基金募集。

同时,商务部第一时间派出专家组,协调中兴应对此次危局。在指导中兴自救的同时,商务部还有针对性发布新的增税清单,目标直指共和党传统票仓地区。同时,外交部指派驻欧盟各国大使,拜会欧盟各国政府,寻求支持。

虽然中国政府的应对及时、专业,但业内仍对美国科技霸权与威胁担忧不已。据百度新闻搜索统计,由中兴禁令引发的关于芯片产业担忧的分析文章超过44万,这从侧面反应了市场的焦虑。

【禁令后第16天】

舆论焦虑之际,应对之策纷至沓来,ARM中国公司的成立,是其中重要一环。

ARM在移动时代的地位,相当于英特尔X86之于PC时代。ARM自己并不生产芯片,其商业模式为IP授权,通过知识产权授权的方式,收取一次性技术授权费用和版税提成。

ARM有三种授权方式,分别是处理器、POP和架构授权。处理器授权指授权合作厂商使用Arm设计好的处理器,对方不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