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Facebook成立打击假新闻娘子军团,女性是新闻业的未来之光吗?

Facebook无论是在新闻业方面的改变,还是对平权运动的改变,最后都归于一句话:“时至今日,依然任重道远。”

作者:全媒派来源:腾讯传媒|2018-10-22 14:53

让女性担任打击假新闻的主力,真的能让新闻环境变好一点吗?

答案是,真的有可能!

纽约,Facebook办公室,Alex Hardiman指尖压着木质桌面,轻声细语地做着工作反馈,其间,另一只手不停抬起又放下,像在演奏一段简单的钢琴和弦。

为了明确对话上下文,Alex习惯在每句话前面加上一个限定“在一个XX的世界(In a world <that>^)”,“在一个围绕同样事实也能产生不同意见而无法融合的世界,这样非常危险。”

在她沉稳和谨慎的语调中,你可能会觉得,她在讲述一部无比平和的电影。

但别搞错了,Hardiman和她的团队做的事危险多了,比电影还电影。她们需要从社交网络上22.3亿人产生的海量信息中清除假新闻,同时开发一套支持系统维护合法新闻的曝光。而Hardiman团队成功与否,可能直接影响到新闻业的健康,甚至全世界的民主状况。 

在Facebook,男女比例几乎是2:1,唯有新闻团队,几乎是娘子军。

Facebook大新闻信息流组假消息处理组的3位产品经理

Facebook有两个新闻组,一个由前《纽约时报》记者Alex Hardiman带领,一个由前CNN、NBC主持人Campbell Brown带领,她们都是女性,而且,她们的团队成员多数也是女性。另一个负责网络假新闻和恶作剧处理的团队有5位产品经理,其中3位都是女性。

她们大胆无畏,勇往直前”,Hardiman说,“对我们多数人而言,一旦知道如何利用时间,那就没什么能比尽力解决这些问题更重要了。”

可能有人认为是女子力,或是Facebook在借此分散公众对隐私、信用和安全的关注。但数据的确显示,有女性加入并领导的多样化商业团队更容易获得成功。

左:Campbell Brown,右:AlexHardiman

时至今日,社会也在检视硅谷的构成——分裂、无知的理想主义,以及男性主导,这些由他们一手开创的世界如今也变成了噩梦。Twitter、YouTube和其它公司共享了技术带来的弊端,却没有一家公司像Facebook一样,囊括了全部的“大公司病”。

如果说Facebook需要的是不按常理出牌,或许由女性来接管新闻业的未来也有一定道理。CNBC记者在3个月时间里采访了9位女性,参与了3场会议。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进行详细编译,一览美国科技公司新闻组的女子力。

关键一役

Hardiman在“弹奏”着乐曲,另一边,Campbell Brown摁着桌面,不断强调她的观点,仿佛是在一张隐性卡片上盖章,上面印着“point made”。

“大规模改变很难的”,Brown说道,她依然保持电视主持人说话的风格,优雅而克制。她同时也提到,修复Facebook在新闻上的漏洞也并非不可能,“因为我们有资源,对Facebook也好,全国来看也好,我们都有很大的优先权。”期间,她不断重复着标志性地盖章动作。

过去两年,Facebook一直陷于争议之中,其CEO扎克伯格在2016年总统选举丑闻之后做出的反应非常让外界失望,一度被评价为“非常疯狂”。从那之后,剑桥分析的丑闻彻底摧毁了公众Facebook在隐私数据管理上的信任。而对于试图干预大选的人而言,Facebook依然是他们的理想地。

越来越多事件证明,“连接世界”可能不是一个友好的口号,于是扎克伯格在去年又扩宽了社区边界以承担起新的责任:建立一个“知情社区”。接下来便搭理扩展团队,改革信息流,调整公司与新闻业的关系。

Brown和Hardiman正是这两支团队的领头人。Brown的新闻合作团队主要是处理Facebook和媒体的关系,Hardiman的新闻产品团队则是开发新闻相关的网站功能,比如增加“突发(breaking news)”标识。二人的团队同属于Facebook新闻计划的一部分,为媒体提供优质的工具,合作开发更好的新闻产品。

鉴于一些新闻相关问题也会涉及其它领域,她们的纽约团队也会和Facebook其它组合作。比如位于加州门罗帕克,负责处理典型假新闻如恶作剧和图片篡改的信息流“信用”团队。

“以前的重点是减少平台上的假新闻,减少负面信息”,Brown说。而今年的重心则是“扩大正面影响”,据Brown介绍,团队目前专注于项目和功能建设,以帮助合法新闻能有一席之地。

但她也承认,目前最担心的,是自己的速度不够快:“扎克伯格总是催我们快一点,但我担心我们速度依然赶不上需求。”

缓行者

看起来,“提升正面影响”比处理恶性新闻简单得多。然而,Facebook每一次与新闻的碰撞都显得关系有点紧张。作者曾以记者身份参与新闻产品组的周会,在得知Facebook对用户信息的了解度之前,一度因Facebook对媒体的支持而感到振奋。

在Hardiman领导下,新闻产品团队试图在Facebook内部真正支持记者的工作,她反复提醒团队,新功能或许会造成媒体损失,虽然并非有意,在开发新的视频格式时,也提醒视频团队把媒体利益放在心上。

然而,在讨论到如何直接帮到记者时,笔者又看到了乔治·奥威尔式的不安。Facebook并非《老大哥》,但它对我们的生活有着细致入微的洞察力。几乎掌握了我们的全部,而这也是我们自愿让渡的隐私。即便有妥善处理也依然让人毛骨悚然。

通常来说,“提升正面影响”包括识别可信任的媒体,提高其在信息流中的优先级。Hardiman也支持“协同产品设计”,所以会和媒体合作开发,以确保最终结果符合媒体需求。但,进展十分缓慢。

来自Digital Content Next的CEO,数字媒体代表Jason Kint认为:“可能是为时尚早,但我能看到的唯一一块亮点,是本地新闻。”Kint所提到的本地新闻,一直以来都是Facebook新闻项目的一个部分。Brown的媒体合作组在今年2月发布了一个本地新闻订阅加速器计划,耗资350万美元,历时3个月进行试点,帮助都市报进行数字订阅改革。

加速器项目和Hardiman正在小范围媒体测试的付费墙项目同时进行。其中,在Instant Article上阅读同一媒体多篇报道的用户会受到阅读权限限制。付费墙将直接链接到媒体网站,用户可以在网站进行付费订阅。

至少,付费墙证明Facebook已经做出了足够的改变。此前的Instant Articles禁止付费墙出现时,扎克伯格并不赞成,在他看来,一个内部收费社区无法创建一个开放、互联的世界。现在,Facebook正在加速推进加速器项目概念,并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第二个350万美元计划,以帮助非盈利组织和本地新闻机构。

Hardiman认为,Facebook的某些做法开始释放出一些早期积极信号。比如此前测试的产品Today In就是将本地新闻和信息聚合在一个页面中,本地媒体的分发量平均增长了8%。

但是,Hardiman的项目进展依然缓慢,部分原因是项目合作形式耗费了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如果不受外力牵制,团队可能会在更“Facebook”的氛围中,凭本能推进项目,促成改变。

但Hardiman也看到了自己不够成功的另一面。2015年,Facebook刚推出InstantArticles,彼时,她还是《纽约时报》的新产品部的副总裁。回忆起Facebook这款产品,她依稀记得“它的速度真的很快”,但是,“我当时想‘我们只是重新搭建了一个速度很快的移动端网站吧’。”

如何选择?

至于“减少负面消息”,Facebook对阴谋论家Alex Jones处理不当,凸显了公司应对假新闻时的弱点。继续允许他和他的Infowars主页在Facebook上获得曝光,平台却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信息流排序是Facebook应对假新闻的首选。除了违反社区规定,发表Alex Jones式的阴谋论外,Facebook都反对彻底删除虚假账号。平台方更希望以“降权”形式对信息进行处理,缩小扩散范围,以忠于公司的信仰,即“建设一个连接世界的开放社区”。

Campbell Brown

这就是Facebook新闻团队的困境:Facebook从不认为自己是媒体公司,尽管近5成美国人通过它获取新闻。所以它也拒绝因媒体属性带来的责任,比如设立编辑标准。

密苏里新闻学院教授Jason Kint表示:“‘控制但无责任’的思维已经渗透进Facebook的企业文化。”平台的中立身份或许能助它成长,哪怕是在有外部力量干预的情况下。但参与的狂欢者却给广告主带来了发挥空间。事实上,这种中立性与它所强调的价值观相悖,即连接世界。如果Facebook希望社区远离争吵和谎言,它必须承担起“仲裁”的角色。

Brown和Hardiman认为,Facebook不会再拒绝承担起编辑的角色。

二者认为,这两支新闻团队意味着“对平台内容负责,主动寻找优质新闻并提高其优先级”。Brown称之为“Facebook的一大步”。

然而,怀疑论者并没有对此留下深刻印象。

 迅速出击,做出改变

一系列关于假新闻和数据泄露的丑闻之后,Facebook一直处于立法部门和消费者的审视之中,媒体也对它多有抱怨。

Kint提到,Facebook的敌意已经达到最高值,甚至比两年前(美国大选)更深,它似乎又站上了起跑线。

而Hardiman团队态度更加谨慎,做好了应对一些意外后果的准备。在她看来,Facebook所做的是“信息民主化”,以呈现多样化的声音。然而,虽然新闻信息流的排序无意识,却会导致耸人听闻的猎奇内容排名靠前,造成不好的后果

而Hardiman团队所做的,就是尽量人工干预信息流自动排序。除了推出共计700万美元的两个加速器计划外,Facebook还向NewsMatch捐赠了100万美元,为美国非盈利新闻编辑室筹集资金,同时还设立125万美元的新闻奖学金,以及100万美元的媒介素养项目,为中学生建立虚拟教室。目前,Facebook在新闻团队扩张,以及在培训计划、奖学金计划和其它计划上都有投资,目前已知的数字已达到1025万美元。

千万美金用于扶持新闻项目,听起来虽然很高尚,但对Facebook来说也不过是小钱。去年,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的安保费用就达到了1000万美元。

两个世界

Facebook有过危机,也有女性员工不足的问题,但是,通过扶植新闻业,平衡性别问题,或许可以帮助公司避开未来的风险。

原因在于,有数据显示,职场女性可以完成更多工作

研究表明,女性领导者所在的企业往往更优秀。2015年的一向研究发现,女性掌门人带领的1000强公司的股票回报率是男性领导的标普500指数公司的3倍。另一项研究发现,女性高管多的公司,其财务业绩是女性高管少的公司的3倍。

Facebook的女性“打假”打击团队

美国国家妇女与信息科技中心高级研究员Catherine Ashcraft对此表示认可:不少女性团队已经证明,她们在创新、解决问题、提出创造性解决方案的数量、任务和时间方面都有更优秀的表现,部分原因来自于女性的社交敏感度等。

然而,Facebook并没有在性别平等上有太大进步。2014年的报告显示,Facebook的女性员工占31%,但到今年,距离桑德伯格的Lean In一书大卖已经过去了5年,女性员工的数量也只占36%。

AntitaB.org的CEO BardanWilkerson认为“人们总喜欢吹嘘那前进的1%,但我完全不认为这是一种成功。”她所在的公司一直致力于倡导科技产业中增加女性数量和员工多样化。她同时也表示,如果Facebook的产品发展速度(和平权运动一样)很慢,公司可能早抛弃它了。

毕竟,今年5月,Facebook高层大调整之后,14名新高管,仅有1名女性

新闻产品经理Mona Sarantakos提到 :“这不是我所在的环境,我的身边可都是女性”,然而,这就是她所处的两个世界,她补充道:“当我看到(下面)这张照片时,和很多人的感受一样,我会想‘好吧,我们任重而道远’。”

虽然外界看来并不明显,但Facebook公司内部的反应和批评和Twitter上的讨论是相似的。新闻可信度产品经理Mollie Vandor提到了部门的内部会议:“有人意识到了这张图片上少了什么,同时也知道‘这就是我们需要努力的方向’。”

这样的世界……

笔者提到,Vandor和许多他认识的女性一样,都会把自己在Facebook新闻组的经验和过去在男性主导的科技公司的工作经历进行比较,“你可能是唯一一个女性,或者就是那一小撮,最终只是在一个大组做一些支持性的工作。但Facebook新闻组的魅力就在于,我们可以共同分担彼此肩上的重担。

Vandor也提到,和一大群女性一起工作,好处在于不用主动检视自己,“我们有时间和精力去专注解决手里的工作”,在Haidiman的团队里,她觉得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作为一个产品经理融入其中,可以全情投入。

从左至右

笔者在新闻组的会议上注意到了一些不同的现象,当Hardiman表扬一位产品经理的工作表现时,她反而将功劳归于上级。这让人想起白宫女性的“放大镜”策略:重申自己的建议,同时引述上一个同事的观点。之所以在Facebook新闻组出现了相反的做法,是因为她们之间已无需靠同事合作才能发声了。

过去,产品的改变需要与执行团队深入沟通,需要和扎克伯格、桑德伯格以及各个领导层沟通,但如今这个总是有扎克伯格决定的世界,一个团队能发挥多大影响力?

在Hardiman看来,Facebook无论是在新闻业方面的改变,还是对平权运动的改变,最后都归于一句话:“时至今日,依然任重道远。”

【编辑推荐】

  1. 灵雀云CTO陈恺:后Kubernetes时代 云原生助力企业持续创新
  2. Linux系统十大最佳发行版本,哪个最受开发者欢迎?
  3. 微软正打造Windows Core OS系统 为折叠设备开发
  4. 刚刚Gartner发布了2019年十大战略性技术趋势:自主设备、增强分析、AI驱动的开发等
  5. 2018 JVM 生态报告:79% 的 Java 开发者使用 Java 8
【责任编辑:张燕妮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循序渐进Oracle——数据库管理、优化与备份恢复

本书从基础知识入手,详细讨论了Oracle数据库的创建、OEM及iSQL*Plus等工具的使用、Oracle的字符集知识、用户的创建与管理、表空间和数据文...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