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程序员锁死服务器毁掉600万游戏项目?当事人回应

昨天分享的一篇《程序员锁死服务器跑路,公司解散600万打水漂》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当然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今天小编继续给大家带来最新的进展。

作者:51CTO技术栈来源:互联网综合整理|2019-01-24 09:22

昨天分享的一篇《程序员锁死服务器跑路,公司解散600万打水漂》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当然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今天小编继续给大家带来最新的进展。

1 月 20 日,微博用户@首席内幕官发博称:一款做了两年的游戏在上线测试当天,被一个员工锁死服务器和电脑,最终项目失败,创始人负债数百万。

该事件一经爆料后,引发无数网友关注,当然也有不少网友提出质疑,对此,螃蟹游戏创始人回应道:

公司说法:600 万游戏项目灰飞烟灭

2016 年 3 月,尹柏霖与其他合伙人共同注册了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螃蟹游戏”),并开始了手游《生灵怒》的研发。

据尹柏霖介绍,《生灵怒》做的是高度原创的 RTS 和消除连线结合,全球同服、实时对战的手游,几十个兵种同屏实时对战,每一个都是单独的 AI 运算。

尹柏霖称,这款游戏两年共耗费了 600 万,但最终因为 C++ 主程序员燕飞宏在测试当天关服锁电脑,并拒绝交接工作,最终导致游戏项目失败。

2017 年 12 月 15 日,手游《生灵怒》上线测试当天中午,燕飞宏以修 Bug 为由拒绝参与公司会议。

尹柏霖亲自邀请多次,燕飞宏仍然不理不睬。双方发生短暂争执以后,燕飞宏摔键盘走人。

尹柏霖称,等到下午测试时,多方都联系不上燕飞宏。公司服务器和电脑均被他锁死,他的签名也在晚上改成了“大吉大利,螃蟹挂逼”。

螃蟹游戏为独立游戏开发商,服务端仅燕飞宏一人。据尹柏霖的说法,在上线测试当天恶意失踪后,燕飞宏拒绝交接工作,这直接导致新聘请的员工无法开展新工作,整个项目进展延后数月。

2018 年春节后,燕飞宏先后两次到螃蟹游戏办公地点闹事,以代码要挟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但遭到了全体员工的集体反对。

等到 2018 年 8 月左右,螃蟹游戏研发的《生灵怒》“抢救了大半年撑不住了”,创业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

在燕飞宏恶意失踪以及上门闹事的时候,螃蟹游戏先后两次拨打 110 报警,但由于此事为民事、经济纠纷,只能通过诉讼解决。

螃蟹游戏的办公地点,现已转租出去

在创业项目失败以后,螃蟹游戏以公司的名义于 2019 年 1 月发布了《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

在《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中,螃蟹游戏称“2019 新春将近,本司为防各位遭受重大用人损失,特此相告。”

“之前公司全心挽救项目无法分心,没有将情况公之于众,现在项目已死,创始人负债数百万,整个团队痛心疾首,本司以血的教训提醒行业各位同仁:识人需明,用人当慎。”

尹柏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怕曝光出来会对公司有负面影响,我们还在做产品,产品出了问题,对我们的声誉和发售都有影响。”

对于燕飞宏当初为何能拿到 4 万高薪与分红,尹柏霖在《关于燕飞宏事件的补充说明》中称:“当时急于用人,没有这个后端,项目会全部停摆。加上燕飞宏和我是老乡兼校友(之前不认识),在明知道不该如此高薪的情况下病急乱投医,最终助长了燕飞宏心态的畸形发展。”

据尹柏霖所说,燕飞宏在入职以后,他以合伙人相待,所有技术都归燕飞宏管理。

即便他多次早退、经提醒后仍不悔改,但尹柏霖考虑到后端命脉,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酿成大祸。

目前,尹柏霖自称仍然背负着上百万的债务。他已经重新找工作继续上班,“公司已经垮了,儿子刚出生,我要养家。”他已经与律师沟通,预计会对涉事员工燕飞宏进行起诉。

刚刚,知乎上尹柏霖更新了最新回复:

燕飞宏说法:公司捏造事实,都是编的都是假的

1 月 22 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程序员燕飞宏求证此事,他说:“尹柏霖是捏造事实,都是编的,都是假的。”

相关舆论害他丢了工作,他已经于 1 月 21 日离职另一家游戏公司。他打算找律师处理这件事情。

对于没有参与 2017 年 12 月 15 日会议的事情,燕飞宏称,当时他正在解决问题,没有听到。后来尹柏霖对他进行人格侮辱,所以两人就吵了起来。

螃蟹游戏负责人尹柏霖则表示,公司只有一个单间,就在他旁边的沙发开的会,所有人都在等他,公司全体人员都看着他,叫了不止十次。

而对于锁掉电脑和服务器,两人也是各执一词。

C++ 主程序员燕飞宏强调道:“不存在,我没有那个能力把服务器锁掉。服务器是云服务器,是由他(尹柏霖)掌控的。”

对此,创始人尹柏霖向红星新闻回应道:“他直接走掉后,电脑密码和服务器密码都没有告诉我们,电脑密码是找修电脑的打开的,服务器密码是找别的后端朋友找回的。”

尹柏霖称:“要命的 3 个月啊,没有燕飞宏,我们的路要好走得多!至少一定会商业化!”

他说,当时原本准备好在两个月以后商业化,全平台上线游戏,已经办好上线手续了。

“被他这么一搞,额外加了 8 个月,最终还是各种 Bug 搞不定,没钱投,破产。”

至于这些搞不定的 Bug,尹柏霖称,由于燕飞宏没有交接工作,什么东西都很难查,继任者无法顺利开展新工作。

但燕某表示,他已经完成了工作上的交接!而尹柏霖说:“交接工作至少需要 1 个月时间,他一分钟都没交接。”

在《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被微博大 V 广泛传播开以后,深圳平行宇宙数字娱乐有限公司(下简称“平行宇宙”)相关负责人曾找到螃蟹游戏负责人尹柏霖核实过情况。

据相关员工介绍,燕飞宏从螃蟹游戏离开后,于 2018 年入职平行宇宙。近日,以螃蟹游戏名义发布的《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告知书中称,“该员工(指燕飞宏)与我司签有竞业禁止协议,相关法律程序正在启动,各位行业同仁切莫被其欺骗。”

1 月 22 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平行宇宙的相关人士,对方表示燕飞宏已经于 1 月 21 日离职。

同时,一名曾与燕飞宏做过同事的相关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说实话,他在我们公司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就是螃蟹游戏那边形容的那样。”

说起他的工作能力,同事也是很无奈,表示来了几个月就把公司人全得罪了。还特别爱抬杠!有一次项目经理临时有个项目要和他沟通,结果他不想做,于是就吵起来了!

当时项目经理想和老板沟通炒他鱿鱼,结果这小子先发制人,写了一千字的长文给老板,倒打一耙。结果除他以外的员工因此被数落一顿。

删库对于产品是毁灭性的

一个主程序员的出走,对于一家初创游戏公司的打击究竟有多大?

成都一家游戏公司的负责人介绍,对于初创游戏公司而言,一款游戏的上线,除去获取游戏版号等政府审批程序,需要经历反复设想并推翻,然后进行逐步编程测试,历经多次更新等步骤,“中间每个环节都是耗时耗力的,一旦有点差错,影响到的是整个游戏和所有玩家的体验。”

其表示,按照螃蟹网络公司的说法,该程序员享有 4 万的高薪及分红,“这已经是初创公司给出的很高的标准了,考虑到他(燕某某)是公司负责后端的技术大拿,他如果离开并锁死相关程序和数据,这个影响十分大,几乎等于这个游戏已经没有了,程序丢失游戏肯定没法运行和上线测试。”

此外,尹柏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的游戏因为玩法独特,在 2017 年就拿到了版号。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2018 年被称作是游戏的寒冬,螃蟹网络公司获得的版号极为珍贵,“从去年 3 月底开始,国产网游版号的获取就十分艰难,连腾讯旗下的“刺激战场”和“怪物猎人”都没拿到。所以一个拿到版号的国产游戏突然因为这种事死掉,对于公司、对于行业都是比较可惜的事。”

出这事之后的燕某表现的很无辜。我们对于老板尹柏霖的《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是否有虚构、夸张的成分现在也暂无定论,不过就从锁死服务器这种骚操作来看,燕某的确是缺乏基本的职业道德。

即使跟公司同事有分歧、有矛盾,那也可以通过正常的方式来解决,实在无法达成一致,你摔键盘走人倒也不为过。

但是直接锁死服务器,临走之前搞垮别人的公司,还大闹办公室,这就有点小人做派了,心胸也是狭隘的极致。

【编辑推荐】

  1. 程序员成为最佳被嫁对象,不但条件好,还不用担心出轨!
  2. 程序员,为什么给你50万年薪,你还要搞死我公司?
  3. 为什么外国的程序员不愿意使用 MyBatis?
  4. 删库跑路?程序员锁死服务器跑路 创始人600万打水漂
  5. 90%的程序员都犯过的代码错误
【责任编辑:武晓燕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24H热文
一周话题
本月最赞

读 书 +更多

Eclipse插件开发方法与实战

本书分为4个部分共24章,以插件开发为中心,围绕插件开发主要介绍SWT/JFace的应用、插件扩展点的实现,以及GEF、EMF和RCP的相关知识。本书...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